朔州古城史话之十二 短暂的收复

www.s600.com

2018-11-09

  石敬瑭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皇帝,致使华北大平原全部裸露在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。

辽太宗大喜过望,立刻升幽州为南京,成为辽朝的陪都之一,这也揭开了其通向首都之路的序幕。 从此,幽云十六州成了中原王朝和辽国的死结。   公元959年,周世宗励精图治,大周国力强盛,周世宗打算专力向北,取消北方威胁,进以统一天下。 而此时辽朝的统治者正是有名的昏君“睡王”辽穆宗,此帝嗜酒常醉,酣睡长久,醒后爱杀人,对于朝政疏于管理,政治昏暗,内部倾轧不休,后周世宗柴荣不顾身患重病,依然下诏发兵北伐。 兵不血刃,就收复了三关(益津关、瓦桥关、淤口关)、三州(宁州、瀛州、莫州)、辽国在关南势力被全部平定,正要向幽州挺进。

但不幸的是后周世宗在即将攻打幽州之前突然病逝,使得后周军队群龙无首,被迫班师回朝,第一次北伐失败。

  公元979,宋太宗赵光义在收复北汉以后,挥师东进欲一举攻下幽燕。 宋太宗亲率大军从镇州出发北上攻入辽境。

宋军经过数月战争已经将士疲乏,人心涣散,使得交战之时士气低落;又加战线过长,兵力消耗过大,宋军在战争过程中顾此失彼。 相反,辽军则兵强马壮,士气高涨,作战勇敢。 双方在幽州郊外高梁河发生激战,宋军三面受敌,溃不成军,宋太宗身负重伤,仅乘驴车南逃而归,第二次北伐失败。   公元980年,刚刚归宋的杨业任命镇守代州的重任,从此成为潘美的副手。

辽国驸马萧多罗率军十万进犯雁门,杨业派遣少数士兵固守关城,自己率军几百绕道辽军背后发起进攻。

他刀斩萧多罗,生擒辽将领李重海,使辽军望之丧胆,“望见业旌旗即引去”。

公元982年,契丹三万骑兵分三路攻宋。

中路袭击雁门,被杨业打得大败,杀死辽军三千人,俘虏一万多,战果辉煌.人们称他为“杨无敌”。

  公元986年,辽景宗死后,年仅12岁的辽圣宗即位。 宋太宗看到辽圣宗年幼,认为收复燕云16州的机会来了,决心出兵收复失地。

宋太宗分兵3路攻打辽国,东路由大将曹彬带领,向幽州前进;中路由田重进带领,攻取河北西北部和山西东北部各地;西路由潘美和杨业率领,攻取山西北部各地;然后三路军队会后,收复幽州。

  潘美、杨业一路上英勇作战,杨延昭与父亲一起出征,攻击朔州的时候,杨延昭作为前锋进攻,被流矢射穿了手臂,他却更为勇猛的作战。

朔州终于被杨业父子收复,又很快打下了寰、云、应三州之地,大军已到达桑乾河边。 。   但由于中路、东路溃败,西路军队成了深入的孤军,辽军又乘机打进了寰州。 宋太宗命令他们迅速退回代州,把寰、朔、应、云四州的人民迁到内地,要潘美和杨业的部队负责掩护。   杨业凭着多年来对辽国作战的经验,提出了一个稳妥的作战方案,他说:“现在敌人的实力较强,应当暂时避开他的锋芒,不能硬打。 我们先假装攻打应州,敌人一定派大军前来迎战,我们派人秘密跟云、朔两州的守将约好日期,要他们利用这个时机赶快带百姓往南走。 我们派3000弓箭手和骑兵在中路接应,百姓就可以安全撤退了。 ”他刚说完,监军王侁反对说:“我们有几万精兵,为什么这样胆小害怕!应该走雁门关北面的大路,向朔州行进,然后攻打寰州”。 他还讥讽杨业说:“你平素号称杨无敌,而今见到敌兵,就停止不前,不肯打仗,难道你有其他想法吗”杨业无奈,只得率本部人马出击。

潘美明知这样出兵凶多吉少,但是他妒忌杨业的才能,因此没加阻拦。

杨业临走前和潘美约定,由潘美、王侁率领弓箭手在陈家谷负责接应,然后便带领人马直奔朔州。   王侁在陈家谷口等杨业的动静,等了好几个时辰,也没见杨业把契丹人引过来,王侁又派人到陈家谷的最高点托罗台眺望,也没有见到杨业的影子,他以为杨业一定是打胜了,这下功劳可就是杨业的了。 王侁最先想到的是和杨业争功,不理潘美,究自作主张,带领所部人马,往朔州而去。   潘美得到报告,说王侁已经擅自撤离谷口往朔州而去时,急忙派人制止,但王侁不听他的话。 当时作为主帅的潘美是进退两难,为什么呢因为只剩自己一支军队守在陈家谷口的一边山上,这就失去了设伏的意义,仓促之间,他也只好带着自己的军队往朔州开过去了。

  那么杨业的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原来,杨业出发以后,朔州已经被耶律斜轸攻占,辽军听说杨业前来,出动大批军队把宋军团团围住,杨业和他的部下虽英勇作战,毕竟寡不敌众,他们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,只剩下一百多人,好不容易突出重围,退到陈家谷时,潘美、王侁早已撤离。

杨业决心以死报国,就对部下说“你们各有父母妻子,不必跟着一道死,赶快夺路逃走,好回去报告朝廷”。

部下都感动得哭起来,没一个人肯逃走。 杨业得不到接应,陷入重围,只得只身奋战,小儿子杨延玉,也就是小说里描写的杨七郎为了掩护杨业,也被契丹人射死了。 但终因寡不敌众,身负重伤,坠马被俘。

被俘后,杨业仰天长叹道:“太宗皇帝待我恩重,我本来指望可以讨伐敌人、保卫边疆来报答皇恩,谁知却被奸臣逼迫出兵,致遭惨败,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来呢!”于是绝食三天而亡。   杨业殉国后,开始并无显著褒奖,显然事实真相被隐瞒了。

不久,宋廷重新决定,追赠杨业为太尉、大同节度,并厚恤杨家,而对杨业之死负有主要责任的王侁和刘文裕都被开除,分别流放金州与登州。

至于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潘美只是削去了三个虚衔,毕竟是领导责任吗。   纵观潘美一生,其战功之大一时无双,即使曹彬也有所不及。 “平南汉、收南唐、灭北汉,所向披靡,功勋彪炳。 ”潘美身后,配享太宗。 唯有在杨业的陈家谷之战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身为主帅,不能支持正确意见,放任都监王侁逼迫杨业执行错误决策,此其一错。

听任王侁贸然出击,贪功冒进,置全军于被动,此其二错。 违背约定,放弃接应杨业,致使杨业全军覆没,身死敌手,此其三错。 至于说潘美有意陷害杨业则有点过分。   但是,文艺作品的威力是巨大的,《杨家将》里的潘仁美的奸恶形象已经深入人心。

这样说起来,潘美何其不幸了。

朔州经过杨业父子短暂的收复,旋即沦陷,朔州人民再次被异族统治。